搜索

夏邑管子:从寺院到民间的仙乐

9
发表时间:2020-08-14 21:40

管子是我国陈腐的民族吹奏乐器,同时也是宗教音乐的主奏乐器。据《夏邑县志》纪录,自明朝洪武四年建城隍庙起,管子一向作为古乐器被留存下来。新中国竖立后,由于各地庙宇和道观逐步废毁,管辅音乐流入民间。

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便是乐器管子的发源地。2008年9月,管子到场商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管子与庙宇共兴衰

管子在夏邑县最郁勃期是清朝至民国时代。其时,道教在夏邑县形成“正一”和“全真”两大教派,信仰“正一”的道士不出家、结婚、食荤腥;信仰“全真”的羽士则相反。夏邑县的羽士在教派归属上很难分别,可管子音乐在玄门上是相同的。寺内有佛事时,乐手在大殿一侧,为前来烧香拜佛的人们配乐祈祷。

民间传说,明朝洪武四年,夏邑县有一位叫范才的青年,用竹子制成了一种吹奏乐器,叫管子。其时,夏邑县官为奉迎天子,将范才保举京城当上了宫灯乐工。

每逢皇帝举行酒宴,范才凭下手中的乐器出尽风头。可范才侍才倨傲,连大寺人也轻视。一天,娘娘过生日,范才吹管相庆,其时,范才越吹越雀跃,身不由己地吹奏起一曲家乡的民间小调《戏寡妇》。大寺人见戏中有戏,事后对娘娘说,范才演奏《戏孀妇》是对娘娘的不尊。正在家里等着领赏的范才,听说娘娘要拿他问罪,吓得逃回了夏邑故乡。为了隐匿朝廷的通缉,范才跑到家乡的大圣寺当上了主持。范才当上主持后,仍对管子如痴如醉。此后,管子在大圣寺一年一年撒布下来。

厥后,康熙皇帝南下私访途经夏邑县大圣寺时,听到庙宇里有人吹奏管子,声如天籁之音,康熙皇帝听得如痴如醉,脱口而出:“日月与天地同辉,管子和古刹共存!”言罢,率世人离去。

于是,大圣寺主持手书一副“日月与六合同辉,管子和古刹共存”的春联挂在了大门两侧。不多,这件事情传开了。其他庙宇的主持也学着大圣寺主持的模样吹奏管子。

新中国建设后,由于各地庙宇和道观逐渐废毁,管辅音乐也跟着僧人的还俗流入民间。

与管子结下不解之缘

管子音乐的流传,多以师传和家眷传承两种情势。

据夏邑县志记载,名声最大的是敬长春巨匠,他避世在夏邑县车站镇一个农夫家庭,1721年(详细日月不清)生人,八岁离家出走,为王武庙(今车站镇)羽士,入道后学习吹管子,终身没有完婚,收门生六人。刘修林是他的六位门生个中一人(1781年2月生),也是末尾一位门生,王道修、王重阳、王谦一、王圣先等人均是其后入道学习吹管子。

王谦一,男,1897年生,1988年病故,夏邑县杨集镇刘符营村农夫。他十四岁出家为王武庙道士,入道后学习吹管子。王谦一在音乐方面造诣很深,不光管子吹的好,其余乐器也特别精通。如笙、鼓、唢呐等。他师从车站镇城隍庙道士王重阳。淮海战争前后,羽士还俗,道教阻止活动,王谦一返乡务农。解放后他组织了家庭管子、唢呐班,儿子王圣先(1932年8岁生,2004年病故)为其吹笙,父子联袂演出,称得上“一绝”。由于王谦一武艺精湛,邻近墟落婚丧嫁娶要请他去空庆贺或哀悼。

据其时见证人介绍,挖掘整顿民间器乐集成时,王谦一已八六岁,他一嘴牙齿底子掉完,还口授了几十首管子曲牌,全是工尺谱,弥补了道教音乐的空白,为中国音乐史的成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夏邑县,吹奏管子的民间艺人,当数50岁的范竖立。提起学习吹奏管子的事情,范建立说,他与管子有缘分。

11岁那年,范建设放学回家时,看到邻人王瞎子在吹一根管子,声音很好听。今后,他每到放学后就跑到王瞎子家听上一阵子。一个月后,王瞎子看他很有耐心,也有吹奏管子的天赋,便最先教他吹管子。

此后,天天天不亮,范创设就跑到村外去吹管子,下午下学后还要吹到黄昏七八点,一直对峙了三年。

现在,范建树是夏邑县管子协会的“掌门人”,他在全国各地的角逐中获得了不少奖项。现在,他咸与惟新了一些吹奏技巧,如果不是记者亲耳亲到,还真难想象一根不长的管子竟能发出那么多神奇的声音。

据范创立先容,管子有大、中、小三种。小管又称高音管,是乐队中有特色的领奏乐器。中管比小管低八度。大管又称低音管,比中管低八度,在乐队中担当低音或作节奏型强拍吹奏。管子的音量较大,音色高亢明亮、粗犷质朴,富有强烈的乡土气息。管子的组织计较简单,由管哨和圆柱形管身等组成。管子的用途很广,可用来独奏、合奏和伴奏。尤其在中国北方的一些乐种里,管子是异常重要的吹奏乐器。管子的吹奏材干异常丰富,除了常常运用的颤音、滑音、溜音、吐音和花舌音外,还有特别的打音、跨音、涮音和齿音等。除手指的能力外,叫子含在嘴里的深浅也信心着管子发音的坎坷,吹奏时,使用口形的变化,还能模拟出人声和种种动物的叫声。

不让管子音告成为汗青

据夏邑县文化馆 事情人员 介绍,管辅音乐自明朝洪武四年形成以来,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汗青。这种音乐表现在,一是陪同玄门民风活动和成长而形成的道教依存性;二是厥后在参加婚丧和其他礼俗运动中,形成了凭据活动差别阶段的内容,演奏巩固成套曲牌的程序;三是因艺人的长期吹奏和对外界的交换,对乐曲渐渐形成了多源性的特性;四是由于曲牌回响和表达的内容差别,品种完好,旋律变化升沉较大,因而形成了多种调式;五是管辅音乐在演奏时以管子为主,以鼓和梆子击节,有时加入进攻乐,是以形成了奏乐地步。

但过程夏邑县文化主管部门的视察,管辅音乐赖以生存、成长的社会基础发生了变革,管子在传统民风中日益淡化,它的主要运动阵地渐渐缩小,以前那种喜事、丧事请管子演奏的时势已不存在。一些造诣很深的老艺人有的已经作古,有的已退出演奏舞台,一些特技绝活难以得到传承,管辅音乐的成长举步艰巨,濒危状态难以转变。

民间艺术成长,传承人是关键。中庶民协主席冯骥才说:“一旦失去传承人,非物质文化遗产就不存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比物质性文化遗产脆弱得多,它的关键是传承人的脆弱。我们给后人留下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就看我们保护住许多民间文化良俦传承人。如果落空传承人和传承,这些遗产只有一个归宿,即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博物馆里,并永远默然着。”

夏邑县会亭镇有名的吹管子艺人刘忠诚说:“如今最大的标题是怎么传承下去。”前几年,他收了一个徒弟,可学吹了没多久,徒弟就南下打工去了。范成立不无忧虑地说,下一代基本没有传人,后继乏人现象十分严重。

但让人欣慰的是,近几年,夏邑县文化馆牢牢环绕“抢救一批具有历史、文化和科学代价的、处于濒危状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目的,扎实抓好全县非物质文化遗产掩护工程的根基工作,一直完竣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机制,有力地推进夏邑县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的开展。建树专职普查事情机构,增加向导,落实义务和职责,有盘算、有重点地突出抓好有一定汗青、文化和科学价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理完满工作。组织相关工作人员多次深切相干名景点实地观察,并走村串巷,周全深入了解全县各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本钱的种类、数量、漫衍情况、汗青渊源、生存现状等状态,随后运用文学、灌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等现代化手段对发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举行真实、体系、全面记录,并将记录和整顿完整的资料上报市主管单位。今朝,夏邑县上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孔子本籍和孔子文化》、《二鬼摔跤》、《汤》和《管子》已成为商丘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