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散文】张西礼:城湖故事

5
发表时间:2020-08-31 12:21作者:张西礼

在夏邑,最美的风景当数城湖。城湖分为八块水面,俯瞰之下,就像八颗碧珠镶嵌在古城的周围。城湖曾是条护城河,古时,夏邑古城的城墙分为内外两道,外城墙把宽阔的河划开了,再加上城内四个方向直伸出来的、玉臂般的小道,水就被割成了八块“镜子”。水镜映着小城,绿柳在水边垂下丝绦,渔夫在小船上抛下渔网、喊着渔歌,把个小城点缀得如诗如画。


城湖的故事很多,也很远。早些年,城湖的内湖水含碱量高,小城的人们洗衣服用不着肥皂,衣服往水里一泡,脱去鞋子,挽起裤腿,用脚丫子将衣服揉搓几下,再放进外城河里涮一涮,就干净得没法说。那时候每到太阳快要落山,女子在湖边浣衣、说笑,鸭子在湖面上追逐嬉戏,是城湖一道独特的风景。


一到夏天,内湖的青蛙很多,却听不到青蛙鸣叫,只能看见蛙鼓一张一翕。当地人都说:“夏邑的蛤蟆真特别,干鼓肚皮叫不出声。”后来才知道,这也是水中含碱量高所致。还有个有趣的故事,也一直被人们传说着:据说在城湖的西南方块里有座石头堆砌的坟,名叫“要嘛坟”。这里葬着西汉时期的栗王马藻。马藻是夏邑人,一生为官清正,他的儿子马超却完全不像父亲,游手好闲,不想入仕。他夏天反穿皮袄,冬天倒披单衣,整日趿拉着草鞋,让他往东他偏往西,人送外号“要嘛”。马藻临终之际把儿子叫到床前,心想儿子将来一定会悖逆着他的话去做,干脆正话反说:“我死后,一定不能用好棺木,也不要把我埋在土里,要把我埋在城湖里。”父亲去世后,要嘛好像突然长大了许多,就让人造了一副上好的棺,将父亲葬在城湖的西南角,并筑了个青石墓。从此,马超痛改前非,做了个好官,死后也和父亲一起葬在了城湖里。


城湖拱卫着小城,也为人们提供着一道道美食,比如鲫鱼蒲菜。城湖的水边生长着一丛丛芦苇和蒲草,每到春季,蒲草就从水下黑黑的泥中钻出来,鱼儿在草间嬉戏。湖中的鱼有许多种,最有特色的是鲫鱼。这里的鲫鱼和别处不同:浅水处的鲫鱼,背是浅灰色或浅黄色的;深水处的鲫鱼,背是深灰色或金黄色的。据说,清乾隆皇帝一次下江南时路过徐州,召见夏邑籍官员彭家屏询问地方民情。彭家屏就请乡亲们做了一道独特的风味小吃:厨师将湖边的蒲草拔下来,将蒲茎剥去外皮,只留下或鹅黄或白嫩的内芯,犹如玉笋一般,再将深水中捕来的鲫鱼收拾干净,和新鲜的“蒲笋”放在一起,加入作料,文火烹制,最后淋上夏邑特产的小磨芝麻香油,一道鲫鱼蒲菜就制成了。


乾隆品尝美食后,赞不绝口,将彭家屏召回京里任职。从此,夏邑人便将鲫鱼蒲菜当作招待贵宾的佳品。现在就更不用说了,鲫鱼蒲菜已经成了当地的名吃,是许多酒店、饭庄菜谱上的一道招牌菜。


朋友,来夏邑吧——逛逛城湖,尝尝鲫鱼蒲菜,你一定会终生难忘。




作者简介:张西礼,河南省夏邑县教研室原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夏邑县作家协会主席。在中学语文教学研究方面多有建树,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孔祖烟火》《商魂》《家在河南槐树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