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厚重夏邑》系列之二十“金礼孝感枇杷洲”

发表时间:2022-02-04 21:22作者:李萧林
金礼孝感枇杷洲
(文/东方一红)
       枇杷洲位于夏邑县城西南部沱河生态风景区两河口上,毛河、响河在这里交汇后流向沱河,形成了一个三面环水的小岛,因满岛遍植枇杷树,而得名枇杷洲。这里四季郁郁葱葱,绿树成荫,风景如画。
      在枇杷洲的观鹤亭东侧,矗立着一尊历史人物雕像,在满岛枇杷树的映衬下格外醒目。这就是明代时任夏邑教谕的金礼。 明正统二年(1437年)金礼从浙江金华来任夏邑教谕,越九年,金礼任期秩满,因偏爱夏邑这片人杰地灵的热土,遂定居于此。他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还在夏邑大地上留下了一段“枇杷孝母”的人间佳话。


微信图片_20220204212406.jpg

夏邑金教谕   枇杷孝母心


     金礼是明永乐戊子科(1408年)金华举人,初授丹阳教职,调任东安教职,后升任夏邑教谕。明朝时期所设的“儒学”是县内最高教育机关,内设教谕一人、训导和嘱托数人。教谕是主管当地教育的官员,训导是辅助教谕的助手,而嘱托则是约聘的教员。他们多为举人、贡生出身,由藩司指派,主要职责是每月对本地区的秀才生员进行考核与奖惩。教谕也就是类似于现在主管教育副县长兼教育局长的职务。担负着本县的教书育人和管理的重任。
     金礼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也是浙江金华的名门望族,自幼谨承家教,学知渊博。在传统家风的熏陶下,他在当地也是出了名的孝子。
     金母年过七旬,原有哮喘之疾,时常咳嗽不堪。金母之病虽多方医治,仍不得痊愈,为此金礼求教于金华当地名医。其告诉他医书上有载,枇杷树结的果实,味甘,平,入肺、胃经。其果柔软多汁,口味酸甜,肉质细腻,具有润肺止咳、止渴的功效。常用于阴虚肺热咳嗽、阴虚胃热口渴的治疗,可起到润肺止咳、化痰去火的作用。金华一带,恰好盛产枇杷。金礼按中医先生的说法,取其成熟的果实剥去皮核,加中药川贝、陈皮、冰糖熬成药膏,与母亲口服,说来也怪,金母服用后,其咳病得以缓解。
      金礼到任夏邑后,为便于敬老孝亲,把远在金华的母亲接来共同居住。金母年迈体弱,金礼总是在繁忙的公务中,挤出来时间陪伴母亲,一日三餐侍奉从不间断。特别是到了冬天,金母多年有哮喘病,天气一寒,咳嗽不止。金礼常用从金华带来的枇杷膏,让母亲口服以缓解咳疾。
      有一年冬天,金母哮喘病复发,从金华带来的枇杷膏也已用完,不仅咳嗽不止,还夜不能寐,时常怀念起金华老家满园的枇杷树。可是在夏邑哪有枇杷树啊!一向顺母的金礼,见母亲病情日见加重,又苦于无枇杷膏治疾,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不能代母受罪。于是告假返乡,来到金华为母寻来枇杷果治病,金母服用后病情好转。金礼突发奇想,如果能把金华的枇杷树移植夏邑,即可为母医病、满足母亲的愿望,又可引来枇杷树,造福于夏邑,这岂不是利民利己的好事。


微信图片_20220204212419.jpg

图片
       有了想法,就有行动。怎样把枇杷从南方移植到北方,而且能成活结果,成了金礼常常思考的大问题。次年一开春,金礼再次告假返回金华,他首先向当地种植枇杷的乡邻求教,掌握栽种技术。回到夏邑后,他把带来的枇杷树引栽在家中大院内,在他的精心培育下,不数月发芽吐翠,第二年时节已到,枇杷树如期开花结果。不仅解决了母亲哮喘咳疾的难题,也满足了母亲的思乡之情。
     枇杷树是四季常绿的乔木,所结果实不仅可食用和入药,还极具观赏价值。夏邑城内外的百姓纷纷效仿栽培,一时间满城油绿的枇杷树,成为了当时夏邑的一道美丽风景。
       小小的行动,满满的孝心。金礼移植枇杷孝母的故事,几百年后,再次被夏邑忆起,2014年,当地政府为挖掘这一文化遗迹,恢复满园枇杷的景色,竭力打造“枇杷洲”这一文化景观。在多方论证下,聘请了南方专家引种枇杷树,首次在夏邑两河口的小岛上栽培,并获得成功。近年当地有一位诗人游览枇杷洲后,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毛河之尾响河头,交汇沱河几度秋。三水横流丰物阜,一城润泽解清愁。天生奇果蕴春气,梦醒今宵引白鸥。千里移来为奉母,金公孝感枇杷洲。”
      如今每到三、四月份枇杷树的结果季节,夏邑居民徜徉其间,在游览枇杷洲的同时,不免会采摘几颗枇杷果而食之。在传承孝贤文化的同时,回味其中那一番别有的味道。
   
图片


金氏承祖德,政绩留世芳


     据金氏后裔十八世孙《金氏祖谱》参与编修者金天秩老先生介绍,金礼任满退休后,决定留居夏邑,并将其府第建在城南门里路东,他为人和善,与乡邻和睦共处,以孝贤、诗礼传家。后来以子金酝而贵,封赠员外郎。卒后墓在县东三里(今夏邑姜菜园附近)因年久无存。金礼作为迁居夏邑的一世祖,共育有六子,即谷、菊、酝、台、梁、廷六人。长门金谷留居金华;二门金菊失传无考;三门金酝明景泰七年(1456年)中举、天顺元年(1457年)联捷进士,初授南京户部浙江司主事、历员外郎、郎中,曾巡视京储代总督数月,积官云南右参政;四门金台恩赐散官;五门金梁明成化十年(1474年)举人,历任徐州训导、平谷知县、河间知县、登州府推官;六门金廷为寿官,以子金辂贵,赠徵仕郎、安州府判官、夫人靳氏赠孺人。
      金氏的“六门”之后,各自在不同领域上发展,不仅在仕途上取得极大的成就,还形成了以夏邑为中心的一大家族。其支脉发展到虞城、砀山、永城等地。仅明清两朝取得功名者,不下数十人,其中数金酝的成就最高,他是天顺元年进士,其子金山也非常出色,登弘治三年进士,官府为褒奖金酝父子双登进士,分别各建“进士坊”一座。这在明嘉靖《夏邑县志》古迹篇中也有记载,“天顺丁丑年为金酝立进士坊于县治东、弘治庚戍年为金山立进士坊于县治南”,除两座进士坊外,明成化甲午年在县治南还为举人金梁建“联芳坊”一座。由此也可见当时夏邑官方对金氏家族的尊崇。
      今县城北三环外的金牌坊村,即当年金酝进士坊原立之地,也是金酝致政归闲所居的府第旧址,2015年金氏后人重修家谱时,在该村入口处,立有一座高约两米的纪念碑。碑身坐北朝南,共分三层,基座以上第一层刻有立碑捐资人芳名,第二层正反两面分别刻有“ 万古流芳,世代簪缨”八个大字,最上层正面刻有“大明进士金酝府第旧址金牌坊”。碑阴文字则介绍了夏邑金氏的起源,以及金酝建府第于此,日久而成村的历史。虽然代表着金氏荣耀的“金酝进士坊”早已荡然无存,但以此而命名的“金牌坊”村名却留存至今。

微信图片_20220204212411.jpg

     金酝在金氏家族中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其政绩卓著,屡升要职。他字大用,号芸庵。治《易》而高中省魁,初授南京户部浙江司主事,后来又升员外郎、郎中。此间正赶上明朝廷为笼络臣心,推行诰敕封赠制度,按照“一品赠三代,二品三品赠二代,四品至七品赠父母妻室”的制度,明成化八年(1472年),金酝家人受到皇帝诰封,其夫人朱氏从金酝品级,称诰命夫人,父亲金礼则授员外郎职。这也充分体现了明王朝对为官群体“光宗耀祖”和“劝忠劝孝”的双重意图。
      金酝有一次在参与巡视京仓的储备粮食事务中,因当时缺职司徒,他临时代理总督数月有余,在代职期间,铲革宿弊,庾廪以充,为政的能力也得到发挥,深受明朝廷器重,不久就任命他为左参议,履职云南。左参议在明朝时归属承宣布政使司,是省府机构的三司之一,也是省级的最高行政机关,其长官为布政使(从二品),下设左、右参政(从三品)和左、右参议(从四品),可见金酝当时已经是从四品的官员了。     
      他到任云南后,正赶上交趾(今越南)侵犯边境,明朝廷常为此忧虑,虽然各自分守其土,但交趾民众时不时骚扰云南边境。金酝了解情况后,派人进行张榜告谕,讲明事理,宣扬法纪。不到十日,交趾民众感其威慑,后悔其祸,于是不再犯境。而后朝廷又命金酝总理监法,升职右参政,他益殚心力,尽职尽责。这时又闻夷方内部的孟密、木邦两派自相残杀长达三十余年,一直安抚不下,朝廷拟选派持重有谋方面的人进行安抚,众人推选金酝堪当此任,于是他领旨率领孤兵冒险深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讲明恩威祸福,两地遵教悉归,木邦的侵疆行为也得以化解。朝廷为表彰金酝的政绩,专门派进士何义贲送来了白金和彩缎,加以赐赏。
      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金酝冠服归闲,在县东北原立进士坊处(今金牌坊村)置田筑庐,开始了归隐乡村的生活。恰巧陕西副使杨德也同年致政而归。二人均赋闲在家,一拍即合,牵头成立“栗城十老会”。明嘉靖《夏邑县志》卷七“人物篇”中也有“十老会”的记载,“弘治初年,邑之致政耆德者,曰参政金酝,副使杨德,知县刘恭、朱鉴、刘铨,县丞刘安,教谕闪贤,义官朱理,医官王淳,孝官徐铭,咸以齿德俱隆,效唐香山九老、宋睢阳五老故事,为真率会,弈棋、弹琴、赋诗、唱酬,时形图缯,用彰其盛。金公酝、杨公德有序,以纪之云。”
     金酝、杨德作为致政返乡的夏邑士宦代表,他们联络当地官员和文士成立“十老会”的民间结社,聚集在一起说文论道、游宴唱和,对引领夏邑乡民诗书传家、孝贤诚信之风,构建和谐生活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特别是以十老和时任官员为主而创作的“栗城十景”组诗,更是为传承夏邑地域景观文化,留下了绚丽的一章。


微信图片_20220204212415.jpg
       综观金氏后裔家族中,除作为二世的金酝、金台、金梁、金廷外,在仕途上颇有建树的还有金酝次子金山,字仲仁、号秋崖,弘治二年已酉登举人,次年登庚戍科进士,任山西黎城知县,后改任满城,升六安知州,松江府同知,四川佥事,积官山西左参议。三世的金辂也有政绩传世,其发身冑监,为国子监的生员,任直隶安州判官,升抚宁知县,为官中守己奉公,勤政为民,深得百姓爱戴。其父金廷也因金辂而贵,得到了朝廷的封赠,可见金氏后世子孙中也不乏济济人才。
       风雨沧桑,时序轮换。
      枇杷洲头,高大威严的金礼塑像手把书卷,正襟危坐。充满勃勃生机的枇杷树,绿意盎然,随风摇曳,仿佛在向世人讲述金氏孝贤传家的故事。
      这些古旧的故事,在岁月悠长的累积中,并非已与时代疏远,每每忆起,总会让人感到一种朴实与厚重。在若隐若现的夏邑文化遗存里,所蕴含着一种稳定持久、安静平和的民俗世情,使古老的栗城不断焕发出新的活力,新的韵味。


微信图片_20220204212615.jpg

【作者简介】
    东方一红,本名李萧林,字亦耕。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硕学会士,河南省诗词学会会员、商丘市作家协会会员,夏邑县第十届政协委员、县政协特聘文史研究员,2020年被授予商丘市“杰出文艺人才奖”。业余爱好摄影、书法、诗词、文学等,知名摄影家、作家、诗人。
QQ/微信:273361666
电子信箱:dfyh24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