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悬壶济世名医陈实良(“走近夏邑文化名人”系列)

发表时间:2022-04-03 11:50作者:杨朝卿来源:夏邑孔子书院

苍生为念   厚德载医


杨朝卿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周易》


引子


在河南省夏邑县的东南边陲,有个不起眼的小村镇,名叫胡桥。上世纪50年代,这里还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荒沙和盐碱,庄稼十年九不收,农民过着“一根棍子,一个碗,四处流浪去讨饭”的艰难日子。这连兔子都不拉屎的鬼地方,说不上山清水秀,更谈不上人杰地灵了。然而,就在这个贫瘠的乡村中,却走出了一位悬壶济世的苍生大医陈实良。

图片

陈实良工作照


陈实良是我上世纪80年代结识的一位老朋友。之前,早闻其名,知道他是夏邑县卫生界屈指可数的内科名医,尤以治疗心脑血管病而著称。谈起他,人们总是赞不绝口,而赞得更多的还是他的人品和医德。因而使我产生了想拜访这位高人的愿望。
一天,在夏邑县著名眼科专家穆竹虚主任的家里相聚时,意外地与陈实良大夫相会了。在座的有县中心(公疗)医院的眼科医生陈贵民,还有孙岐山、刘昭家等卫生界的朋友。因穆竹虚既是眼科专家,又热爱文学写作,是位业余作者,所以邀了我和陈进两位文友。相聚间,经过穆主任的介绍,大家相互握手问候。当我握住陈实良大夫的手时,他那和善的面容、谦恭的言辞引起我的注意。只见他中等个头,消瘦的身材,白净的脸膛,高高的前额有点儿歇顶,特别那一双有神的大眼里透出一股聪慧和睿智。让人一看便知,他是个标准的专家型知识分子。
陈实良除了热爱医学,在医术上有深厚的造诣外,他还热爱文学,崇尚艺术,乐于和本县文学艺术界人士接触、交朋友,每年还小聚两次,交流思想,加深了感情。加之我的家人谁有了不适,我常常领着找陈大夫去诊治,一来二去,我们便成了好朋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友谊与日俱增,从而也更多地了解到他的医术和人生履历。

少年立志

陈实良出生在河南省夏邑县胡桥乡桥南村。胡桥历史上称胡家桥,相传宋代赵匡胤的运粮河(《陈氏家谱》记载为白河)横穿而过,该村在主要的南北街道上修建一座独孔桥,名曰“虎羊桥”,桥头立一石碑,因而有虎羊桥“一百(碑)零一孔”之戏说。胡家桥可能因这座桥而得名。当时的运粮河碧水盈岸,舟楫如梭,桅杆如林。胡家桥店铺如织,商贾云集,是豫东繁华的水陆码头和商品集散地。加上村南的五星河与村西的五乡沟在此交汇,胡家桥成了块风水宝地,因而村里出了陈、谢两大旺族,陈谢联姻成为佳话,流传至今。陈家就是陈实良的祖上,其老太爷陈协心是前清秀才,一生教书为业。据《陈氏宗谱》记载:其“品行高洁,字学甚佳。”是夏邑县有名的书法家。因而陈家成了当地人财两旺的书香门第。
到了陈实良的爷爷陈昌基,纨绔成习,好逸恶劳,又抽大烟,万贯家产很快荡然一尽。加之夫妇英年早逝,陈家人财两败。陈实良的父亲陈长生七岁成了孤儿,跟着姨母长大。解放时搬回本村居住。本人自幼失去双亲,又多年客居他乡,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习惯和坚韧不拔的性格。身为共产党员的陈长生,被群众推选为村干部,曾先后担任过高级社长、村党支部书记等一干就是几十年。让人遗憾的是,他结婚后一连生了四个女儿。然而,陈长生思想颇为开放,不注重传统观念,他认为新社会了,男女都一样。因而对四个闺女疼爱有加,像四朵金花捧在手上。
1952年的4月,陈实良用他孱弱的哭声,在这个村里向人间报了到。陈氏家族添一男丁,一个庄上的人们都为之庆幸,纷纷上门祝贺!可陈长生喜忧参半,心里沉甸甸的,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知道“穷怕添口,富怕贼“。多口人多张嘴,这给本来就不富裕的穷家又带来个沉重的包袱!眼看着小实良长到五六岁,生得聪明伶俐,可能受父亲的熏陶,小小的年龄勤劳吃苦又懂事,整天跟随父母在贫瘠的盐碱地上辛勤劳作,他望着白茫茫的盐碱地,种一葫芦打两瓢,深谙农民的辛苦,吃和穿从不对父母有过高要求,和大人一样,一年糠菜半年粮地艰苦度日。父亲看着聪明懂事的孩子着实让人疼爱,和妻子商量着:再苦也不能苦孩子,说不定这孩子长大能干一番大事哩!于是就将小实良送到本村小学去读书。
贫穷和疾病是一对孪生子。自古豫东是个贫瘠和疾病多发地区,伤寒、疟疾、痨病以及幼儿的天花、麻疹等地方病频仍,当时乡下又缺医少药,父老乡亲常年生活在贫病交加的痛苦之中,有不少人没被饿死,却被病魔夺去生命。正读初中的陈实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深为乡亲们的疾苦同情和着急。一次,他拉着患病的母亲去县城看病时,看到那拥挤的病人和超负荷接诊的医生那疲惫的眼神,尤其那一个个病人因病痛而扭曲的一张张无助的脸,陈实良心里刀割似的难受。回来的路上,他暗暗思索着:我怎样能帮乡亲解除痛苦呢?突然,脑际间闪出宋代名儒范仲淹的一句名言:“不为良相,当为良医”。于是,陈实良在内心产生一个念想:我要学医,当一名医生,用医术去解除乡亲们的痛苦,还他们一个健康的身体!
机遇往往垂爱有心人。1969年2月,正读高中的陈实良毅然离开校园,报名应征,进入绿色军营。

军营历练

陈实良是个有心计有理想的青年,他凭着农民孩子的淳厚、朴实和耐摔打、能吃苦,进入军营后,他从通讯兵报话员,到团部电影队放映员,工作干得出色,受到多次嘉奖。1972年4月,他作为部队第一批工农兵学员,被保送到青岛医学院学习。这真是有心人天相助,机遇又一次给了陈实良。从此,他多年的愿望变为现实。他深知,医生是个靠吃技术饭的行当,它接纳才俊,排斥庸碌,惟勤奋者才能登堂入室,怠惰者丝毫没有立足之地。因而,在医学院三年半的学习中,他拼命攀登书山,荡舟书海,三更起,五更眠,往往送走晚霞,迎来晨曦,彻夜研读。有时即使躺下了,突然间想起一个问题,立即打着手电在被窝里查阅资料,弄不明白,这一夜休想入眠。以至同学们都笑他为“书痴”。陈实良如痴似醉的苦学精神和思维敏捷、博闻强识,得到医学院诸多教授的青睐和赏识,都乐于将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和拿手的精湛医术传授给他。师引一条路,烛照万里程。陈实良得到老师的真传,使自己的医学理论很快得到升华。此时正值十年动乱时期,知识贬值,是非颠倒,以至很多学员整日浑浑噩噩地忙于政治运动时,而陈实良却一枝独秀,出类拔萃地完成了学业。
不可否认,陈实良的黄金时代是在十年动乱中度过的,有人称这一代青年是“荒废的一代”。然而,当你真正地了解陈实良时就会发现,他的青春年华非但没有荒废,而且他是这一时代众多有为青年中的佼佼者。

图片

陈实良军营照


1975年,陈实良由医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烟台警备区医院工作。他眼看着三年多“苦行僧”般的“修炼”获得的医学理论有了实践的平台,心花怒放,激情澎湃,心想:真正为人们解除病痛的机会到了!上班后,他勤勤恳恳,兜里装着医学资料和英语单词本,整日奔波于患者床头。除此之外,就是身背药箱,下海岛,串连队,为海防线上的官兵送医送药。医院里,很多人不了解他的身份,只知道他忙忙碌碌,是个不知疲倦的“怪人”。
那时,部队每年冬季都要野营拉练,训练紧张,生活没有规律,很多战士患上了胃病。陈实良根据医学原理,博采多种配方,煞费苦心地研制出一种疗程短、见效快的医疗验方,攻克了这一令众多医生头疼的顽疾。1976年3月,山东广播电台以《我们欢迎这样的大学生》为题,对他的事迹进行了专题报道。
改革开放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饮食营养过剩,心脑血管病随之向人们袭来,成为威胁人们生命的第一杀手!为了降服这一恶魔,造福人民,陈实良将自己的研究课题重点转移到心脑血管疾病的治疗上来。这期间,他认真研读了《实用心脏病学》《实用心电图学》《实用脑血管病学》和《心脑血管疾病的现代治疗》等论著,对心脑血管病的防治提出了诸多独到的见解,运用到临床实践上,使一个个患者恢复了健康,露出了笑容。陈实良这位刚届而立之年的年轻医生,像枝出墙的红杏,在山东半岛灿然怒放,吸引来与日俱增的患者。就这样,陈实良一干就是17年,将他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献给了祖国的海防事业。同时,经过17年军旅生涯的历练,也给他的医术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精湛医术

1985年,正值改革开放的春潮席卷全国、各行各业蓬蓬勃勃迅猛发展之际,陈实良乘着时代列车由军营转业返回故乡。一路上,他临窗而坐,看着飞旋而过的乡村田畴,他心潮激荡,想起自己的家乡,想起家乡的父老乡亲在贫病交加中挣扎的那一张张扭曲的脸型,想起他要挽救父老乡亲的期许如今就要变成自己的行动……心里翻江倒海,无比激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着:我是时代的幸运儿,上帝将救死扶伤的重任赐予我,我不能愧对苍天的垂爱,父老的期盼!此时,他有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自豪感和责任感。
世上,雄才与磨难总是相伴而行,没有困难,显不出英雄本色。回到家乡,陈实良被分配到夏邑县中心(公疗)医院。说来也巧,此时的夏邑县,正是流行性出血热迅速蔓延不可遏止之际。医生面对一个个鲜活生命的离去束手无策,瞪着一双双惊悚的大眼。刚上班的陈实良就接到一个严峻的考验:出血热向他发起了挑战!这是巧合,还是上帝的安排?
越是困难之际,越要沉着。陈实良上班后,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救死扶伤之中。当时内科仅有30张床位,患者躺得满满的,每天的患者还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增加的床位连人行道都填满。目睹患者痛苦的表情,陈实良感到身上担子的沉重和紧迫。为尽快让患者脱离苦难,他索性以病房为家,一人分管10多张床位,忙得一天只吃一两顿饭,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有时忙起来,顾不上回家吃饭,就啃两口方便面硬撑过去。夜间,抽空在办公室休息一会,屁股还没暖热板凳,紧急的敲门声又传来!……
面对出血热这种陌生的疑难顽症,陈实良陷入深思,常常夜不能寐。他在脑际萦绕着这样一句话:“医生之道,贵在精深,而精深的医术来源于大胆的尝试和不断的创新。”深知自己虽然手不释卷,但在临床应用上还缺少大胆突破。想到此处,他暗暗做出一个决定:“我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陈实良翻阅了大量的古今中外医学论著,孜孜以求,勇于探险,采用中西医相结合的方法,终于遏止住了出血热蔓延的势头。
有一位姓班的病人,持续三天日尿量不足200毫升,全身大片出现血斑,生命垂危,很多大夫建议让他转院透析。此时,陈实良正准备外出开会,病人的父亲闻讯拉住他的手苦苦哀求:“陈大夫,您无论如何不能走,救我孩子一命吧!”陈实良的眼睛湿润了,他二话没说,穿上工作服重返病房,与科室人员一起分析病情,制定了严密的抢救方案,终于使这位患者逃离了死神的魔掌。
1992年5月,一位72岁的老汉患冠心病并发心房扑动,扑动率每分钟高达320次,且伴有严重的心悸、胸闷症状,生命危在旦夕。心房扑动是一种很难用药复律的心律失常。陈实良接诊后,用食道心房调搏电生理,将其由扑动波调至心病颤动波,然后推西地兰针药使其转复为正常心率。陈实良的这一果断措施和救治方案,受到在场医生的称赞。
1993年5月6日,北镇乡农民冯建民9个月的儿子,突发意识丧失,呼吸困难。某医院以气管异物无法施治让其转院去商丘治疗,病人家属闻听,急得满头大汗,孩子这么小,病又这么重,万一转院途中出现危险怎么办?在这进退两难之际,听人介绍县中心(公疗)医院有位名医陈实良,于是,冯建民怀着一线希望抱着孩子急匆匆地找到了陈大夫。当时已是下午6点多,已经下班的陈实良来不及更衣,立即对患儿进行详细检查。检查中,他发现患儿瞳孔缩小,呼吸困难,皮肤潮湿,立即否定了气管异物的错误判断,认为是有机磷中毒。尽管患儿父母一再否定他的诊断,但经验丰富的陈实良依然按照自己的诊断结论去治疗,4个小时后患儿意识恢复。最后,经反复向其家人了解才发现病因,确系皮肤吸收农药1605中毒所致。大家看着婴儿那双明亮的眼睛,心里充满对陈实良大夫高超医术的赞扬和崇敬。
1993年的一个中午,一位17岁的男青年从外院转到中心(公疗)医院,此时,他的血压已高达190/100毫米汞柱,咳粉红色泡沫样痰,只能端坐呼吸,有明显的心力衰竭表现,生命岌岌可危。绝望中病人家属想起了陈实良。陈大夫在检查中,用听诊器听到其肾动脉区有1—2级收缩期杂音,判断为肾动脉狭窄,引起肾性高血压,导致左心衰竭。这一判断出乎很多医生所料。期间病人又到济南军区总医院复查,经彩超证实了陈实良大夫诊断的正确性。该院内科尤乃贞主任说,一个基层医院,能诊断出如此复杂的疑难病症是很不容易的。
县土管局有位干部,因患冠心病曾行支架置入术,2003年,突发急性广泛前壁心肌梗塞,心电图显示,ST段明显抬高,并发心源性休克。为挽救患者生命,陈实良果断采用大剂量150万单位尿激酶溶栓治疗,3个小时后,患者渐渐苏醒过来。对于这次的成功抢救,河南省心血管病学会主任委员高传玉给予高度评价。他说,像这样的危重患者在县级医院能抢救成功是极罕见的,夏邑县中心(公疗)医院抢救急性心肌梗塞的水平之高,很让人赞佩!
改革开放后,随着医疗事业的发展,各大医院展开了激烈的竞争,竞人才,竞技术,最终导致成医疗设备尖端化的竞争。谁最先拥有了尖端设备并掌握了该技术,谁将在这场竞争中胜出!陈实良作为中心(公疗)医院内科带头人,他高屋建瓴,抢抓机遇,占领潮头。1990年,他在该医院开展了超声心电图。1991年,开展了食道心房调搏电生理。1996年,开展了颈颅多普勒及大剂量(150万单位)尿激酶溶栓治疗急性心肌梗塞。2000年开展了动态心电图。同年,又购进了一台美国3F研制生产的心电工作站。随后,又建立了现代化的冠心病监护病房。2004年,又开展了24小时动态血压检测技术。这些医疗新设备、新技术,在全省县级医院几乎是最先应用的。陈实良在这些先进设备的配合下,治疗心脑血管疾病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更加游刃有余。
2002年4月,陈实良应邀去北京参加了由中国高血压联盟、加拿大心脏中心、印度心脏中心共同发起的GREAT研讨会。会上,他介绍了自己半年内,用低分子肝素钙+高浓度极化液成功抢救了11例急性心肌梗塞病人,受到北京总部的通报表扬。
陈实良行医40多年,医病之余,他孜孜不倦地研读医学论著,不断地总结临床经验。他常说,没有精湛的医术,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便是一句空话。因此,他在丰富的医学宝典中寻求潜藏的奥秘,在传统疾病中发现时代变异。陈实良承古不乘时,师今不同弊,一个个老难题的解决,一个个新病变的明了,使他在处理一些疑难杂症上得心应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陈实良从医以来诊断了多少疑难杂症,为多少危重患者挽回了宝贵的生命,他已记不清了,只有日渐消瘦的身体记载着他无数次拯救生命的艰辛和成功后的喜悦。难怪很多患者及其家属称赞他有“妙手回春”之术。
著名作家冰心说:“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它现实的明艳,然而当初的芽儿浸透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是啊,没有大地的奉献,哪能酿成金秋的收获;没有太阳的执著,何以换来银河众星的璀璨!正因为陈实良大夫的奋斗与奉献,才迎来他行医如此辉煌的成就和大家有口皆碑的褒扬!


珍爱苍生

作为一个医生,首先要珍惜生命,善待病人,用大爱去拯救苍生。陈实良做到了这一点,他用满腔热情善待病人,以换位思考理解病人,用爱心去救助病人,留下一个又一个令人感佩的病例。
夏邑县一个偏僻乡村的中学教师,独生子患了早期肝硬化,父子俩整日躺在病床上,默默无语,眼里流露出忧郁、悲凉和对生活的绝望。陈实良觉察到父子俩不正常的情绪后,便抽出时间与他们推心置腹地交谈,进行心理疏导,鼓励他们树立战胜疾病和困难的信心及勇气,慢慢地与他们交上了朋友。精湛的医术可以拯救人的肉体和生命,良好的医德却能打动生命的灵魂。在陈实良的开导下,对生命失去信心的父子俩打消了轻生的念头,积极配合治疗,身体很快康复。

     图片

陈实良深切地理解和体会到病人最怕的是家里没有钱。作为一个大夫,应力所能及地为病人帮个忙,做点事。每遇到病人因差钱而就不了医时,他总是主动地为他们担保。1985年7月的一个中午,刚刚成功地抢救了一个垂危病人,累得满头大汗、眼冒金花的陈实良,发现走廊里有位老人双手抱头长吁短叹,原来,老人身体有病,家中无钱治疗。陈大夫问明情况后,一边安慰老人,一边为他出具了一份500元现金的担保书。一年后,当老人千恩万谢地找到他还钱时,他睁大了眼睛想了许久,竟将此事给忘了。陈实良在夏邑行医40多年,填了多少担保书,他没有计算过,算也算不清。有一次有个出了名的困难户找他借钱,明知还钱无望,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掏给他150元现金。事后,有人问他明知借出去的钱要打“水漂”,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时,他回答说;“因为我是医生。”
“因为我是医生”这句话听起来很平常,但它却道出了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它蕴含着一个医生使命般的责任感和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北风卷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整天还没停息。夜里气温降到摄氏零下10多度。为抢救一个垂危病人夜半归来的陈实良,往床上一倒,便进入沉沉的酣梦中……
昏暗的灯光下是一片白色的世界:白的墙壁,白的被褥,晃动着匆匆忙忙的白色人影,床头上,白色的吊瓶在灯光中滴着液体……病床上的老太太双目紧闭,血压表上的水银柱在急速下降。不好!老太太休克了。恰值此时,电灯灭了,病房陷入一片黑暗。
“护士长,快点蜡烛,赶快抢救!”陈实良的一声喊叫惊醒了妻子王素玲。
“实良,快醒醒,又做梦了!”爱人在旁边推了推他,嗔怪道。
“是梦?不是梦。”他清醒地记得,上午,救护车将一位浑身是汗,神态迟钝、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接到医院,血压80/30毫米汞柱,心电图检测为急性下壁合并右室心肌梗塞并发心源性休克。此病死亡率高达70%以上。常规救治一般补液量每日不能超过1500毫升,而陈实良认为,1500毫升的补液量根本无法挽救已经濒临死亡的患者,坚持实施超大剂量补液,将补液量猛增至每日4000毫升,硬是将一个垂危的生命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老人虽然苏醒了,补液量那么大,有没有危险?陈实良睡不着了,他穿上衣服,不顾爱人的阻拦,顶着凛冽的北风,踏着厚厚的积雪,又回到医院的病房里。
1994年,县直第二小学的郭某患严重低钾性麻痹,头沉难抬,四肢无力,严重累及呼吸肌。陈实良分析了各项检查报告单后,心情陷入极度的矛盾之中。按常规,低钾血症病人每日补钾应在6—8克,而且以口服为主,然而患者病情危重,按常规补钾有可能危及生命。钾可以提高肌肉神经兴奋,但对心肌却有抑制作用,大量补钾有可能引起心跳猝停。经过反复地思考,最后,他决定以每日17.5克的超大剂量为患者进行静脉补钾。夜间11点回到家后,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超常规大剂量补钾疗效如何,会不会带来毒副反应?一想到这些,他再也躺不住了,急忙穿上衣服赶到医院,直到天亮病人脱离了危险,他才闭上疲惫的眼睛休息片刻。
熟睡中被恶梦惊醒、深夜返回病房,对于陈实良来说太平常了,每当有危重病人,他的神经便24小时紧绷着,寝食难安。这是一个医生珍爱苍生,关爱生命的具体表现,是一个医务工作者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更体现出陈实良这位普通共产党员的本色和风范!


医德至上

在市场经济的影响下,一些人产生了“金钱至上”的拜金主义,这种坏风气也侵蚀到医院这个圣洁的殿堂,致使个别医生收受“红包”,把看病当作发财的机会和渠道,丧失了医德。有个病人曾问过陈实良:“陈大夫,你是如何看待医德这个问题的?”陈实良面对患者的提问,轻松地一笑说,对于真正的医生来说,医德不应该成为问题,因为医生这个职业本身就是德与技高度统一的化身。如果一个医生不讲医德,再高的医术也只是一种普通的技术而已。因此,我用四个字来回答你的问题,那就是“厚德载医”!话音刚落,引起病房里大家的一片赞赏!“厚德载医”是陈实良的从医准则,在这一理念的主导下,陈实良用自己的“仁爱”筑起了令人仰止的医德大厦。
有一天,一位刚刚康复的病人走进陈实良的办公室,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瞅瞅四下无人,放在陈实良的面前:“陈大夫,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请您务必收下,要不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感激之情!”陈实良看到病人一脸的虔诚,深受感动,满脸带笑地说,谢谢你的诚意!这礼我不能收。医生如果收受病人的“红包”既有违社会公德,又有悖职业道德,更损害医院的威信和白衣战士的形象。一番话,说得这位病人流出感激的热泪。
陈实良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生活中他也需要钱,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对他的家庭来说,一样不能少,衣食住行样样都得开销。但他却坚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从医40多个春秋,他不知从死神那里夺回了多少条生命,拯救了多少即将破碎的家庭,但对病人的“红包”他一概拒收。他曾说过,医生是救命的,不是卖命的,如果把医生救命变成患者买命,这医生宁可不当,这医院宁可不办!他给病人看病,不论职位高低,不讲生熟关系,总是一样的态度和蔼,一样的热情接待,一样的精心诊治。在他心目中,病人至上。检查时认认真真,开方时处处为病人着想。他用药能用青霉素时决不用头孢,能一剂治愈的决不开两剂,想法让病人又快又省地治愈疾病。他开的处方,尽量能让病人和家属看得懂,疑难的字念给他们听,他对许多医生开处方时“笔走龙蛇”的狂草极不满意,他认为病人和家属应该知道和明白使用的药品和医疗情况,如果病人对处方看不懂,就是侵犯病人的权益。他还坚持不开大方,不轻易让病人做那些不是很必要的各种检查。千方百计为病人减轻负担。因此,不少人说他具有菩萨心肠,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人情味和那种爱工作,爱别人胜过爱自己的一个真正救死扶伤的医疗工作者所具有的博爱胸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陈实良把中华民族的这一传统美德,完美地贯穿在他的医德践行中。离休干部张子玉,战争年代为了新中国的建立戎马半生,晚年患糖尿病、脑梗塞,长年卧床不起。老伴又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生活难以自理。为照顾好两位老人,陈实良坚持每周两次前往送医送药,寒来暑往,从不间断。平时,还帮助老人买些柴米油盐等生活用品。一天晚上,工作了一天刚刚端起饭碗的陈实良得知张子玉发病,立即放下碗赶到老人家中。这时老人已意识不清,血压240/130毫米汞柱,他就地对老人进行抢救,待病情稍微稳定时,便将老人护送到医院。在老人住院的那些日子里,他一边为老人诊治一边为老人送饭倒水,照顾得无微不至。老人病情好转后流着眼泪说:“实良,你又救了我一条命,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如果所有的医生都像你这样,这医院的风气就好了。”
夏邑县滨湖路商场职工胡芝兰,反复发作室上速,曾多次昏厥,精神压力很大。他慕名找到陈实良,陈大夫了解他的病情后,便用食道心房调搏电生理仪器为其诊治,使其心脏跳动恢复正常。以后每当胡芝兰室上速发作,无论是烈日炎炎的夏季,还是滴水成冰的隆冬,陈实良总是随叫随到,那两年内,他连外出开会都不敢声张,因为胡芝兰只要一听说他外出,心里就紧张,他把陈实良当作他生命的守护神。为病人着想,急病人所急是陈实良从医生涯中不变的行为准则。为彻底治疗胡芝兰的疾病,陈实良不知熬了多少夜,翻阅了多少资料,走访了多少专家。1997年,他介绍胡芝兰到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用射频消融术对其室上速进行了根治。到如今,康复后的胡芝兰一提起陈实良,总会流出感激的泪水。
在陈实良的作息时间表上,只有“为人民服务”,他的时间时刻都属于病人。原县电业局局长刘振亚,患冠心病,三次院外发病,他总是闻讯赶到,进行抢救,使其转危为安。
在机关,在工厂,在农村,在县城的大街小巷,人们时常可以看到陈实良义务出诊的身影……
陈实良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感动着无数患者,换来无数病人发自肺腑的赞誉。
七十三岁的李老汉一见到他便说:“陈大夫,您简直是神医,我腹胀四年,医院跑了数十家,汤药吃了无数剂,没见一点轻,您给我开的西药仅吃一个疗程,明显见轻了。我老汉没啥感谢您,等我今年种的两亩西瓜熟了,我把第一个开园瓜送给您尝尝鲜!”多么朴实的语言,多么真挚的感情,这分明是李老汉向陈实良大夫捧出他一颗滚烫的心呀!

当好班长

1991年,当初春第一缕温馨的阳光洒向大地时,被严冬覆盖的豫东平原从沉睡中苏醒,几乎一夜间,人们迎来了“日暖泥融雪半消,行人芳草马声骄”(唐代杜牧诗句)的如画春景。恰值此时,一个不大不小的消息在中心(公疗)医院像墨汁滴在宣纸上迅速蔓延:内科主任医师陈实良,被任命为内科主任兼心功能科主任和医政科科长。尽管这些头衔都是位不及品的职务,但很多人还是为之睁大双眼。陈实良,从事心脑血管疾病的诊治没的说,而从事领导工作搞管理,行吗?疑问不是没有道理,在许多人眼里,陈实良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也不是叱咤风云的铁腕人物,他给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宽厚仁慈,纯朴大度的老大哥形象。让这样的人领导全院的重点科室,人们能不担心吗。陈实良的内心也很矛盾,因为从行医那天起,他就从来没有想过当官,满心想的只是救死扶伤。他想拒绝,可望着院领导信任、恳求的目光,他没有勇气拒绝,也不能拒绝,因为他瘦弱的身躯里隐藏着黄土地上一代代劳动者的古道热肠和自信。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说过一句震撼寰宇的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他虽然不曾有撬动地球的愿望,却有建设一流科室的冲动。陈实良毕竟是陈实良,他既有专家学者的儒雅,又不失管理者的干练和精明。上任之初,他首先为危重病人建立了“绿色通道”。危重病人进院后,不用挂号,不用候诊,快速进入抢救室和监护病房,实行吸氧、输液、心电监护三同步。为保证医疗质量,他制定了三级医师(主任医师、主治医师、住院医师)查房制、疑难危重病人会诊制、危重病人床前交班制、病历书写制和晨会制,力求做到诊断准确,治疗得当,病例完整,服务周到。为给病人创造舒适的环境,他要求医护人员走路轻、关门轻、讲话轻、操作轻,使病人住在医院里有亲切感、信赖感、安全感、愉悦感。为建立一支高效、廉洁的医疗队伍,他在全科室医护人员中开展以服务质量、服务态度、廉洁行医为重点的行风教育,提高了医德,端正了医风,使医护人员形成了“爱病人、爱岗位、爱医院”的良好风尚。走进中心(公疗)医院内科这块净土,患者会受到亲人般地照护。

陈实良出席省劳模会


具有相当医疗技术的陈实良,十分重视对科室年轻医务工作者的传、帮、带。他经常抽空给他们讲课,对他们进行悉心指导,毫无保留地将医术和经验传授给他们。不尽大江东流去,但见后浪推前浪。一批批年轻人的脱颖而出,使中心(公疗)医院形成了一个合理的人才梯队,避免了可能出现的“人才断层”,给医院的发展带来危机。
陈实良深知,科室主任是一个科室的领头雁,没有精湛的医术和以身作则的良好形象是难以服众的,也无从要求别人的。他数十年如一日,医病之余,手不释卷,钻研业务。每天上班,坚持早来晚走,立足岗位,忠于职守,把内科带成一个团结协作、务实高效的特别能战斗的团队。
2005年9月26日,郭店乡一位叫李云的8岁女孩因心悸、胸痛住进该院小儿科,心电图显示宽QRS心动过速,心室率每分钟240次。这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心律失常,尽管儿科用尽各种办法,但始终无法复律。儿科主任请陈实良会诊,陈实良检查患儿、阅读心电图后心情相当沉重,若给患儿复律,要冒很大风险,一旦出现偏差自己声名狼藉不说,患儿的家人将承受难以想象的致命打击。此时,患儿已发病30多个小时,再不复律,后果不堪设想。望着小女孩儿痛苦的表情和求生的眼神,陈实良再也顾不得个人风险,时间就是生命,他立即决定将患儿转到心脏监护室进行抢救。接到陈主任的通知不到两分钟,内科医护人员全部到齐,立即展开吸氧、取药、心电监护、静脉通道、启动各项抢救设备等救治措施,一切是那样的有条不紊,一切是那样的快捷有序,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抢救,患儿心律恢复正常。
事后有人问他,陈主任,你担那么大的风险去抢救病人,不怕出了差错毁了你的名誉,带来霉气?他严肃地说,医生就是专跟霉气打交道的人,怕霉怕邪就不当医生,再说,自己的一点小名声难道比别人的命都值钱吗?陈实良道出了他的心声!他的这医术,这坦诚,这胸怀,不能不让同行心悦诚服,令病人及其家属充满敬意!
爱的坚守,可以营造一方圣洁,爱的延伸,则能拓出灿烂的天地。陈实良就是这样用大爱拓出灿烂天地的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