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厚重夏邑》系列之二十二“书家王铎过夏邑”

发表时间:2022-04-06 18:11作者:李萧林
书家王铎过夏邑
(文/东方一红)

 

谈起中国书法史,明末书法家王铎是一位绕不过去的人物,他与董其昌并称南董北王。作为一代书坛巨匠,以其雄强奇肆的风格,枯湿浓淡独特的笔墨表现形式,成就了独属于他的精采,影响着后世的书风。

关于这位大书法家与夏邑的渊源,据《王铎年谱》载,明崇祯八年(1635年)十二月,王铎率家眷奴仆十人,赴南京上任,始乘舟沿黄河东下,在河南东部之虞城登陆,由虞城而夏邑,由夏邑而永城,由永城经百善驿而至宿州。其间过夏邑而访,与挚友加亲家成仲龙等人的会晤,留下了一段绚丽多彩的传奇过往。

王铎是河南孟津人,字觉斯、觉之,号十樵、嵩樵,又号痴庵、痴仙道人,别署烟潭渔叟。明天启二年(1622)登壬戌科进士,入翰林院庶吉士,历任右谕德、翰林院编修、少詹事,充经筵讲官等职。清兵入关后,为南京福王朝廷东阁大学士,任次辅。顺治二年(1645年)入仕清朝,授礼部尚书、弘文院学士、加太子少保。


图片

赴任南京途,由虞入夏邑

十二月的天气,正值初冬,黄河之上,冷风瑟瑟。波涛拍击着船舷,发出哗哗声响。

朝阳初起,一艘孤零零的帆船随风疾行。只见船舱里缓缓走出来一个人,站在甲板上,远望着滔滔不息的黄河之水,神色凝重,若有所思。此人正是赴南京上任的明末大书法家王铎。

在明末政坛上踌躇满志的王铎,为何申请调离京城,远赴南京任职呢?这还要从王铎充任经筵讲官说起。

经筵讲官也就是陪侍皇帝身边讲读经史的官员,王铎利用陪侍的机会,直言劝君、弹劾权贵。在当时东林党阉党的政治角逐日炙,他与文震孟、黄道周、倪元璐等人多次表现出鲜明东林党人倾向。加上他同情劳苦大众,主张减免赋税,开仓放粮。因此与东阁大学士、内阁首辅温体仁、吴宗达等人政见不合,在朝中遭遇排挤,形同异类。

王铎看透了朝中形势,不甘与这些人为伍。是年九月初秋,王铎毛遂自荐,申请调任掌南京翰林院事,崇祯皇帝见王铎去意已决,也乐意送个顺水人情,批准王铎的自请,并特批了三个月的假期。

他返回家乡孟津后,首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自己放松一下,于是携家人同游南山涧(即今邙山一带),并作五律诗《家中南涧》云,家涧谁登眺,天寒草木稀。雨余孤岫出,日暮众禽依。诸郡寇仍紧,三年人未归。石坛偃卧否,处处野棠飞。诗中他用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了忧国忧民的思想,也隐约呈现了王铎当时历经官场蹭蹬,意志消磨的一面。

王铎这次得到朝廷的恩准,如释重负,想着终于逃离了京城官场的尔虞我诈,他深感欣慰。如今在上任南京的途中,难免多了一些惆怅。正在陷入沉思中的他,忽听家人来报,船已过归德府,即将进入虞城地界。王铎点了点头吩咐家人,做好准备在虞城登陆,取道夏邑。


图片


虞城码头上,岸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伫立着两辆官方驿馆的马车。一人身穿七品官服,向王铎举手搭躬,王大人,几年不见,别来无恙啊,闻知远任南京,特意在此等候!

说话的这人正是前来虞城接站的成仲龙。他既是王铎的亲家,又是与王铎来往较为密切的挚友。其字霖,号环洲,是河南长垣人,善于书画诗文,又有极高的文才。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中戊午科举人,崇祯四年(1631年),已五十岁的成仲龙,终于科考成功,中辛未科进士,名列三甲第206名,可谓是大器晚成。

三年前,成仲龙步入仕途,初授夏邑知县。虽处于腐败没落的明王朝,但一到任,立马给夏邑带来一股清新之风。他整顿县域吏治,务求法之必行,言之必效,明刑法,重农事。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官吏励精图治,刑法得以贯彻执行,农业生产得到重视,社会风气明显好转,他革除弊政,打击豪强,时时关心民众疾苦,听取民众呼声,深受夏邑百姓的爱戴。崇祯七年(1634年)末,成仲龙因在夏邑政绩突出,调任永城知县。

几番寒暄过后,众人登上马车,沿虞城官道一路疾行。马车上,成仲龙与亲家公王铎侃侃而谈,如数家珍。从孔子始祖食采邑于栗(夏邑),到孔子曾祖孔防叔为避乱而奔鲁;从孔子长大成人知晓栗是自己的祖籍,又到孔子适宋时多次还乡栗邑祭祖省亲。以及后人思而立祠,留下了千古圣迹孔子还乡祠
成仲龙讲得绘声绘色,王铎听得是心潮澎湃。在成仲龙的游说和邀请下,王铎萌发了往孔圣人的还乡之地一游的想法。成仲龙更是早有此意,急忙指挥马车往夏邑城北还乡里的方向行驶。
不多时来到了还乡祠,只见还乡祠坐北朝南。形制如孔庙,并且使用的是像皇宫一样的黄色琉璃瓦覆顶。迎面有一照壁、接着是棂星门,往前正面并列左中右三门,中门陈放着棨戟仪杖,称为戟门。拾级而上即是杏坛,据说这是孔子讲学的地方,沿中轴线上大成殿、崇圣殿、东西厢房等建筑,整个祠内古朴典雅,庄严肃穆。
王铎更是被眼前的景物所吸引,在殿内为孔圣人及其先人焚香祭拜后。他边走边欣赏古人留下的诗文碑刻,用心感受着儒家文化源头的魅力。游览结束后,视乎意犹未尽,他带着这里美丽的传说和故事,悻悻然离开了孔子还乡祠。

图片


策马东南路,诗兴留栗城


王铎和成仲龙一行,由于途中拜谒孔子还乡祠,直到正午时分,才风尘仆仆地来到夏邑城外。只见高大雄伟的北城门楼上怀远金字牌匾,在阳光照射下烁烁生辉。城门外的怀远桥前,时任夏邑知县的孙接武、致政返乡的乡绅代表彭尧谕和邑地名士陈希稷等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知县孙接武是山东禹城县人,明崇祯八年(1635年)刚从虞城知县调任夏邑知县不久,他和成仲龙也是老朋友了,这次听说王铎造访夏邑,也是久慕王铎大名,今日求得一晤,极为兴奋。

在孙接武的接引下,众人来到城内驿馆,稍作安顿后,孙知县在县衙内宅设宴款待。席间推杯换盏,酒足饭饱。而后来到其书房,衙吏以香茗奉上,众人落座品茶。文人相聚,自然少不了诗文书画的谈论。孙知县不失时机的提议道,王大人,相请不如偶遇,择日不如撞日,何不到我们的文庙黉学、崇正书院去游览一番,顺便指点学子一二呢?在众人极力相请下,王铎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与众人一道走出县衙。

门外衙役们早已备好车马,众人上车首先来到位于夏邑城南门里的崇正书院。恰巧书院的学子们正随先生习写书法,大书法家王铎的到来,实乃学子们的一大幸事,在众学子的央求下,王铎以其书师承古法,融百家之长为己所用的独特书风,结合自己在书法中的独特见解进行了现场教学,对在书法习写中如何丰富笔法的意趣,实现切笔、顿笔、折笔和在提按中完成绞转笔法,举笔示范。学子听得如醉如痴,受益匪浅,无不啧啧称赞。

出了崇正书院,王铎等人又往东南方向的文庙行驶。文庙位于东城门里,成仲龙轻车熟路的引王铎等人进入文庙,来到大成殿焚香叩拜至圣先师。随后又拐入黉学大门,绕过泮沼,来到明纶堂前,只听堂内书声琅琅。众生员闻说是王铎到访,无不争相见礼,一睹大书法家的风采。
这时,成仲龙提议道,王大人今至夏邑,何不趁此良辰美景,挥毫赋诗,即让众人领略一下书家的诗书风采,岂不幸哉?站在一旁的孙接武、彭尧谕和陈希稷等人,更是随声附和。学子们闻听,忙铺纸磨墨,恭请王铎命笔。只见王铎略一沉思,提笔落纸,一首五律一挥而就,跃然纸上。

图片

诗曰策马东南路,荒郊见雪稀。楼高林影薄,河冻水声微。远客无时暇,孤云何处归。谁堪残破地,兵气绕丹晖。诗中不仅交代了当时夏邑城内初冬的景致,还对当前的处境感叹,以及抒发了自己的家国情怀。诗境荒寒,一副冬日的肃杀之气,似乎让人隐约嗅到大厦将倾的意味。王铎又题上款识环洲老父母亲家正,自夏邑入永城作。款中的老父母是旧时对地方官的敬称,谓其爱民如子的意思,成仲龙任职夏邑、永城知县,所任之处均有政绩,称之为老父母当之无愧。
随后王铎在众人的力邀下,又书写了几幅上乘佳作,馈赠夏邑随行诸人。只见其书恣肆狂野,挥洒自如,用笔沉着痛快,纵横跌宕,自然而出奇,极富感染力。

可惜的是在经历朝代更迭中,大书法家王铎过夏邑而书写的书法作品,散失于民间无考。只有题赠给亲家成仲龙的书法诗轴,一直被成仲龙视为珍藏,并与右下角加钤宛亭成环洲聚写堂珍藏书画一印。从中也不难体会成仲龙对此作的珍爱之情。

后人评价此诗轴,字字以势勾连,连绵不绝。布局险象环生,奇险中求胜。运笔行至转折处,多用方笔,又好似要开天辟地,重造乾坤。其结字奇崛险茂而富于变化,章法恣纵错落而不失法度,于秀逸婉转之中而显刚健豪迈、苍郁雄畅。从中亦可窥王铎似散不散,似乱不乱,左之右之,颠之倒之的审美核心所在。

时过境迁,该卷诗轴几经辗转,几易其手。有的说被日本侵略者掠走,有的说被成氏后人秘密收藏,世人终究难得一见。直至2018年,该幅诗轴重现于华艺国际秋季拍卖会上,起拍底价竟达480万之巨,可见王铎这卷题赠成亲家仲龙的书法诗轴,其份量与价值。

王铎作为中国书法史上杰出的革新人物,对后世书法产生了巨大影响。近代书法大师启功先生曾作七言绝句盛赞王铎,笔阵声威四海闻,敢移旧句策殊勋。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


微信图片_20220406181157.jpg


艺术,本来就是一个民族的乡愁,文化的积淀。书家王铎在一生的乱离与坎坷中,累积的情绪无处宣泄,而将其投入到书法创作中,特别是在明清易鼎和身仕贰臣的特殊背景下,成就了王铎狂放恣肆、酣畅淋漓的书法世界。

几百年来,王铎赴任南京途中过夏邑而访,给古老的栗城凭添了一段人间佳话。为其亲家成仲龙所作的书法诗轴,更是经典中的经典。其诗、其书无不彰显出他当时那无处安放的焦灼和惆怅,或许这正是王铎心底欲罢不能的一曲悲歌。



【作者简介】
    东方一红,本名李萧林,字亦耕。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硕学会士,河南省诗词学会会员、商丘市作家协会会员,夏邑县第十届政协委员、县政协特聘文史研究员,2020年被授予商丘市“杰出文艺人才奖”。业余爱好摄影、书法、诗词、文学等,知名摄影家、作家、诗人。
QQ/微信:273361666
电子信箱:dfyh2466@163.com